????休·海夫纳忙着跟韩初冬搞好关系,不断介绍说自己多么受欢迎,在哪里有过怎么样的“战绩”之类。

????明显把韩初冬当成了贪玩的年轻人来对待,刻意谈论些有意思、具有诱惑力的话题,想要借此从他手上拿到Gucci和彩虹美妆等公司的广告合同,《花花公子》杂志的女性读者数量也比较多,每期发行量差不多能达到三百九十万册。

????杂志跟报纸不同,读者群体的数量应该比实际发行量更多,尤其是摆在部分公共区域,例如咖啡馆、银行休息区里的那些,假如登在封面上,效果肯定更好。

????因为民用版互联网还没诞生,这帮传媒公司的日子还比较舒服。

????它们依旧顶着“无冕之王”的头衔,在一帮利益集团的驱使下指手画脚,对内实行带有偏见的导向,对外实行所谓的长臂管辖,目的无非是为得到好处。

????仔细说起来。

????那帮一心想要出名、挣钱的男男女女们,追起捧休·海夫纳,其实跟休·海夫纳此刻讨好韩初冬的场面,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。

????上层的社交就是如此,谁能给别人带来利益,谁就更受欢迎。

????韩初冬心里清楚,对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觉得休·海夫纳比较有意思。

????两人躺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抽雪茄、喝红酒。

????休·海夫纳身上只穿着条泳裤,为了社交,到现在还没下水,此刻正说道:

????“我只承认好莱坞有三大美女,一是奥黛丽·赫本,她符合我们那个年代对梦中情人的所有幻想,长相无可挑剔、气质优雅迷人,自带没落贵族身上的神秘,但又善良、平易近人,甚至还热爱家庭,人们不希望看见她破坏自身形象,所以《盲女惊魂记》这部电影,甚至还没有《蒂芙尼的早餐》里的那条黑裙子出名,实际上我觉得她的演技挺不错。

????然后就是凯莉王妃,嫁入皇室后的生活简直让我们心疼,我一点儿都不愿想起。”

????“再然后就是梦露了,她是我年轻时候的梦中情人,我觉得像你这种年纪的小伙子,一定要尝试去跟她那种热情、迷人的女人谈恋爱,趁着年轻,趁着身强力壮,等到厌倦像我这样的生活之后,再去考虑结婚的事……

????不对,最好一辈子都别结婚。富裕成你这样,永远都搞不清女人究竟是喜欢你,还是贪恋你所能提供的财富和享受,这是个很现实的话题。”

????絮絮叨叨说了一大段。

????韩初冬听完,觉得似乎有那么点儿的道理在里面,反问道:“你结婚了么?”

????“两次,每次都以离婚收场,刚认识时候的感情都很美好,慢慢就被时间冲淡了,恋爱和一起过日子,这两者并不相同,尤其在有孩子以后,轻轻松松便会抹杀掉一切恋爱时候的美好,我说的可都是亲身经历,以过来人身份传授给你点经验。”

????休·海夫纳的社交本领确实很不错,这会儿早已拿韩初冬当老熟人来对待,想到什么后又补充说:

????“普通人会受到种种限制,结婚对他们来说是件大事,然而你可以轻松获得他们想要的一切,已经站在了男性金字塔的尖顶上,像你这样的小伙子,完全没必要在自己脖子上套起缰绳。我能看出来,你明显属于可造之材,貌似正直,但心里可不安分。”

????“……我不否认。”韩初冬的风流债也不少,坐在前辈高人身边,没必要端着架子装好人,语气坦然地默认了对方的评价。

????刚准备开口,休·海夫纳的余光中出现道身影,扭头看过去,压低声音说:“告诉你那么多,检验成果的时机来了,那位服务员长得不错,身材也非常不错,大胆地去泡她吧,一定能得手。”

????见他把望月希子当成酒店服务员,韩初冬哭笑不得,起身说:“我去试一试,今天聊这么多,差点忘记还有个电话会议,等有空一定要再联系。”

????“请随意,忙你的正事去吧,感谢你的红酒。”

????休·海夫纳只见到韩初冬起身离开,然后果断伸手搂住望月希子,对自己这边比划个大拇指,然后走远。

????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思,摇头说:“亚裔果然没情调,这哪里是搭讪,简直是骚扰啊,但愿别被起诉……”

???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????望月希子不清楚发生什么,询问说:“刚才看你跟一位老人聊天,认识了新朋友?”

????“老人……他是《花花公子》创始人,跟我聊得比较多,但却属于一聊天就不会停下来的那种,以后举办派对一定要邀请他帮忙调节气氛,至少不会冷场。

????我先回房间洗个澡,晚上到埃菲尔铁塔上吃晚餐,Gucci公司没必要去参观,等下次有机会再去佛罗伦萨,明天早上出发去曰本。“

????这次来欧洲,几乎没谈成什么事,跟香奈儿、LV等知名奢侈品公司的高管股东们聊过,却没按照预想中那样,再次得到投资机会。

????韩初冬完全不着急。

????二十岁,身价已经高达十位数,而且是美金,现在才1974年,接下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布局发展。

????望月希子面露诧异:“《花花公子》杂志?我只见过身穿西服的照片,没想到居然已经这么苍老了。”

????“人家心态年轻着呢,比我还会享受生活。”韩初冬说了句大实话。

????刚刚遭受负能量毒害,这会儿不由看向望月希子,猜测起她究竟是喜欢自己这个人,还是喜欢物质财富。

????考虑了会儿,倾向于前者,却又不能百分百排除后者。

????理顺思绪后,觉得这个疑问本身就站不住脚,要是一直去往这方面琢磨,最后只会变成休·海夫纳那样的阴谋论者,再也没办法过好日子,索性直接抛在脑后,不去多想。

????坦然地半搂着她,搭乘VIP电梯直接上楼。

????期间又琢磨起最好别结婚这个建议,老实说韩初冬比较心动。

????在他眼中婚姻就代表着承诺和责任,然而他压根就没有抵挡诱惑,认真和谁共度一辈子的信心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