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“这厮看来是真的怕死了。”

姜空微微一笑。

这个洞口也是他所想要去的那一个。

如此之下,他也是放心了,这个通天鼠接下来应该不会动什么歪脑筋。

洞口不大,全都是用青黄色的石砖打造而成。

里面没有机关或者暗器,不过也只能够容纳一个人左右的宽度。

整个通道就像是羊肠小道,一群人紧挨着,首尾相连朝着前方走去。

很快他们遇到了分岔路口。

不过好在通天鼠的带队之下,这些分岔路口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“他奶奶的,这脚底下的地砖那是硬得很啊,如果这里的地砖和豆腐一样。

那我早就进去将里面的东西全都给一扫而空了。”

他此时抱怨道。

海观崖闻言呵呵一笑,看着这个通天鼠倒也是来了兴趣,打趣道:“要是你真的那么做了,现在可能整个北玄域的人挖地三尺都要将你抓出来。

你这条小命恐怕早就不保了。”

“嘿嘿,也是,海公子说得对。”

通天鼠摸摸脑袋笑道。

“如果你没有做过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,你这一身的本事,我将你招进海家当个小执事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他起了惜才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