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恒幽幽醒转过来,身体倒是没有大碍,只是脑袋像是针扎一样。

他很清楚,这是精气神消耗太大,加上他强行激发潜力一路赶回的结果。

事实上,昨晚他刚刚回来的时候,唐九歌等人全都吓了一跳。

幸好唐九歌身上还剩下两颗元气丸,连忙给苏恒服下。

几人都很清楚,能够把苏恒伤成这个样子,绝非他们能够抵挡,所以当即便离开那个村子,甚至为了防止被追踪,几人分为两路,也是为了掩人耳目。

好在最终,都没有人追上来。

但就算如此,唐九歌也不敢大意,便是连医院都没敢去,悄悄选择了一家小诊所。

至少这里的环境可以让苏恒安心的休养。

一直到第二天早上,苏恒才自动醒来。

“队长醒了。”

旁边立即传来高小俊的声音,然后唐九歌跟大成急急冲了进来。

“队长,你怎么样?”

唐九歌扶着苏恒。

“没事。”

苏恒摇了摇头,才看清楚周围的环境。

“放心吧,我先调息一下。”

说完后,苏恒在病床上盘膝,双手置于小腹,眼睛合上,开始运转呼吸法。

旁边,唐九歌等人并未离开,都有些紧张的看着苏恒。

虽然苏恒说没事,但他表现出来的那种虚弱,还是气息的变化却瞒不过几人。

这一次,苏恒伤的很重。

至少在几人的记忆中,这是他伤势最厉害的一次。

哪怕上次在迷魂凼,斩杀狂狼的时候,也远远比不上这一次。

三人也想过苏恒到底是被什么人所伤,毕竟能够伤害到苏恒,肯定不是一般人。

最终,还是唐九歌锁定方向,天师山。

作为智者,她能够推演出这点不算难。

毕竟苏恒后来也没有瞒着他们,说过天师山的事情。

加上上次在武库中遇到的那个武易,推演出结果,并不难。

只是三人却无法为苏恒报仇,连苏恒都打不过人家,他们三个上去,恐怕都不够人家一根手指头碾的。

便是眼下,他们也只能慢慢等着苏恒醒来,别的什么事情都做不了。

一直到下午,苏恒才睁开眼睛,虽然他的脸色依旧苍白,气息萎靡,但至少没有再恶化。

“队长,是天师山武易吗?”

唐九歌见苏恒醒来,也不客气,直接问道。

对她而言,了解更多,才能筹划出更好的道路来。

“是他,没想到他虽然刚刚踏入先天,实力便远胜安倍瞑,加上他对我没有必杀之念,所以才侥幸逃脱,否则这次你们就真的见不到我了。”

苏恒点点头。

想起那一战,心头依旧泛着苦涩。

虽然最后他施展法相神通,但武易同样拥有神通。

神通的碰撞对于苏恒来说尚是首次,加上他当时精气神几乎耗尽,加上反噬,让他差点没有坚持不住。

紧要关头,他直接激发身体的潜力,逃之夭夭。

在那种情况下,一味的逞强没有半点用处,逃走才是硬道理。

而且正如他所说,武易对他没有必杀之念,否则他根本逃不出对方的追捕,甚至对方要是认真一点,即便他当时躲入水池里,掩藏了气息,也没有用处。

要知道,对方可是出自天师山,手段诡异莫测,真要想找到他,绝非什么不可能的事情。

所以,他这次能够活下来,归根结底,还是对方放了他一马。

当然,要是当时战斗中他挡不住对方的攻击,或者神通被破,反噬而亡,那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。

“这么厉害?那他不会再追来吧?”

高小俊忍不住说道。

“不会,他既然离开了,那么这件事情恐怕就到此为止,或许,在我踏入先天之前,他都不会再出现。”

苏恒不由得想到对方的那番话,心中升起一股明悟。

毫无疑问,武易是个极为骄傲的人,而这种人,既然说出话,就绝对不会反悔,自打嘴巴。

更何况,他出自天师山,恐怕也不可能为所欲为。

更多的是,还是一种顺势而为。

“下次咱们一拥而上,直接把他灭了。”

高小俊听见武易不会追来,也松了口气。

至于他说什么一拥而上,不过也是随口一说罢了。

他可是很清楚,像苏恒这种级别的高手,除非相差不大,否则连插手战局的资格都没有。

否则上次跟安倍瞑战斗,苏恒也不会独自将其引开。

“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。”

唐九歌瞪了高小俊一眼。

“陈处长走了吗?”

苏恒没有理会两人的搞怪,开口问道。

“已经走了,不过就是有点小气,这次咱们的任务报酬居然只有两百万,他当是打发要饭的呢。”

不等唐九歌开口,高小俊就忍不住吐槽起来。

虽然这是诡案组第一次接委托,也是第一次跟七处合作,但这个价钱,实在是没有一点诚意。

上次苏恒救出那位叶大少,人家直接送上一个亿。

苏恒去北边,那头老熊更是大手笔,拿出好几个亿,尽管对方的钱都是苏恒打擂赢来的,可那也是一笔大钱啊。

就算是他上次回家,老爷子都直接许诺未来好几年的利益。

这么一比,七处寒酸的让人有些瞧不起。

“七处这次损失惨重,能够拿出两百万已经很不错了,毕竟在人家眼里,咱们一共就花费了一天时间,一天赚两百万,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

更何况,七处那种部门注定不可能拿出太多钱,否则上面那一关就过不了。

这次任务咱们看似吃亏,但实际上,真正的好处不是用钱来形容的,光是一条情报分享,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。

而且以后有七处备案,咱们可以堂堂正正打出七处的招牌。

这些,才是这一次任务的最大收获。

相比而言,钱是最无用的东西。”

在苏恒昏迷的这段时间,唐九歌也没有闲着,大力为诡案组谋好处,果然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,一心都只向着诡案组这个婆家。

对于这些,高小俊不是不懂,只是本能的发牢骚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