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几人抬着小鱼放在赤龙背上的时候,赤龙突然大眼睛睁大了。前蹄踏了两下砂地,喉咙里低吼连连。

????李飞拿出骨哨吹了三下。

????赤龙走到李飞身边亲昵地用大脑袋蹭了两下李飞的身体。

????李飞用手抓住它那小角往胡人井方向一带,用骨哨一指。

????赤龙搜一下就飞奔出去,小鱼却被丢了下来。

????李飞无语,又吹骨哨将其喊了回来。让飞龙抱着小鱼乘赤龙往回“飞”!

????花雨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李飞跟三伙伴往扎布拉格绿洲走去。

????四人刚出得土围不远,花雨走在最后。只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!

????胡丹、吴树、尚可听到后面闷哼一声猛一回头,只见三个黑衣人同时出现将三人点了穴。

????扛在肩上就走,这四个人的轻功着实了得,即使身负一个人脚下也不减速。很快就飞奔回几了里外的商队。

????把他们几个丢在囚笼里,来到前面的一辆马车旁右拳捶胸颔首说道:“公主殿下!把奴隶放了的那小崽子没抓到,但抓回四个和他一般大的崽子,还有个母的。”

????嗖!一条蛇皮鞭抽在了他脸上,立刻鲜血飞溅:“狗奴才什么母的公的!人畜不分吗?让我教练你怎么尊重女人!”

????又是一鞭打在跪在地上的打手头上,头巾立刻被撕裂,头发散落甚是狰狞。

????“滚!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那张令人作呕的脸!否则杀!”

????那个打手踉跄着逃命去了。

????这过程中,始终只见玉手金鞭,那俏生生的美好而残酷的声音在马车里回荡。却不见这公主殿下下车。

????其他三个人灰溜溜走到队伍后头不敢再说话。

????不一会,花雨醒了过来,见四人都被人贩子抓了,心中飞速思考着如何求救或逃脱。